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搜索:
標題 內容 作者
【投稿咨詢】
【新聞傳播】
一個民營老板的獨白:中國最腐敗的群體竟然不是吃公糧的而是....
2019-02-14 14:04:52 來源:中國智企新聞網 作者: 瀏覽:12455次 評論:0

我是生在紅旗下,長在新中國,經歷了上山、下鄉、當兵,78年又考上人民大學的“精英”一代。82年開始在從政做官,87年轉入國家級的研究機構工作。因為種種原因我90年不得不下海創業,引領慧聰國際走了二十三年,由一個街邊店成為了國內首批在海外上市的B2B網絡企業。如今我越來越覺得馬克思韋伯的《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的深刻含義和言之有理,金元浦教授的文章就是從另一個角度的說明。

我是一個真正白手起家的私營老板,從來沒有尋租和靠官去掙過錢。因此我才敢講下面的話,若是學者、官員寫這樣的文章早已被弟兄們的板兒磚拍爛了頭。

 

敢冒天下之大不為,談民營企業的腐敗是出于一種責任,也源于我對民企弟兄們深深的愛。我真的看到今天在大陸最腐敗的群體,不是國企領導人,不是政府官員,而是我們這些民企的老板。

 

我知道拙作會得罪天下不少的老板,但我相信拙作也一定能夠幫助那些正在迷茫中奮斗的企業家們。今天,民企腐敗超過國企,甚至貪官的特征主要體現在下面幾點:

 

一、極度缺位,懶散無度

 

2008年開始連續八年,我在釣魚臺國賓館辦了五十多期股改班。每次我都會對一百多位老板提同樣的問題:“拍著良心告訴我,今天你們誰還能打卡準時上下班的請舉手”?每次舉手的人都不超過三成,而且幾年來每次舉手的人越來越少。

 

我總結這些老板是一三五休息,二四六放假,逢年過節國外旅游,我相信國企的老板們和官員們也絕對不敢這樣。我曾很多次壓抑不住自己的傷感和憤怒,在股改班上對上百位老板們吶喊:“你們當年創業的精神還有多少留存?這樣下去我們怎么還能活在世上?這樣的老板企業不破產天理難容!”有些老板和我解釋,他這樣做也是為了工作:”我的作息時間調整了,我來的晚我們也走的晚吶”。

 

在整個股改的體系研究中,我們把老板不準時上下班定義為老板缺位(現在許多老板時間上雖然不缺位,但是他們也沒有到位,就是上班瞎管,管不該管的東西)。我們把老板缺位定義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叫職務缺位,也就是不準時上下班,不好好履行自己的老板職務。

 

在職務缺位之后,因為不好好工作就會出現能力缺位,這是老板缺位的第二個階段。特別是你的企業從小向大發展過程中,企業管理從小型化的老板看得見的直接管理為主向大型化發展過程中老板看不見的間接管理為主的過程中,你的缺位,肯定會使你落伍,你的能力已很難適應企業成長的要求了。在職務缺位和能力缺位之后,就是第三階段的心理缺位。

 

工作中你發生的偏差越來越多,越來越大,這使你一到公司上班就心煩意亂、痛苦不堪,上班成為一種巨大的折磨。老板已經視做自己企業事情成為最大痛苦,已經生不如死了。寫到這兒,所有的老板,不管你是否同意我上面的觀點,都可以判斷一下,你自己處在老板缺位的哪個階段。

 

我每次都對股改班的老板們大聲疾呼::歸位吧,找回咱們創業時那種激情和勤勞,但基本上是呼之無用。我只能對天長嘆:英雄老矣,廉頗老矣!這是民企老板的第一個腐敗,這個腐敗肯定超過了國企和國家機關人員的腐敗,因為在那里他們誰也不敢像我們這樣缺位。

 

二、全面“四化”,五毒俱全

 

我在股改班上的總結是:全面“四化”五毒俱全:

 

家族企業政治化。是指家族企業領袖們沒有把管理企業作為頭等大事,而是把跟官員打交道當做了重中之重。我曾是資深的政府官員,不少官員常請我吃飯。他們請我吃飯時,常會有一個老板坐在下手,通常話不多說,老是跟著笑,我明白他就是一個來買單的角色。

 

我特別為這些弟兄們感到悲哀,我們成了“大戶”人家的奴才.不少企業家花巨資去買政協委員、人大代表,你們知道在那些官員的眼里你們是什么嗎?你能夠擔任這些職務的重要原因,也就是因為你的企業還行,如果你的企業完了,明天你就會被踢出去,成為酒桌上的笑談。

 

家族企業國營化,是指我們現在對私營企業的管理已經越來越像國企了。我問過許多民企老板:“請告訴我,現在你們的企業除了產權制度和國營企業相比還有不同以外,你們的工資制度、獎金制度、勞保福利制度等所有方面跟國營企業還有什么區別呢?”不少私營企業甚至把向國營企業學習作為一種榮耀。

 

黃光裕等許多著名企業家不就是一賭而敗終生嗎?不少老板敬關公,拜佛祖,信道教、學儒教、拜上帝、跪安拉……拜神求佛也得懂點規矩吧,連這道理都不懂你究竟信的什么呢?我想提醒一下創業起家的兄弟們。

 

在你很窮的時候,你拜的起神嗎?那時你窮的香錢都舍不得花,你去拜誰?因為當時你沒有拜神,只有相信自己,你成功了。今天你成為了富人,今天想保住你的富貴不再是靠勤勞、智慧,而想靠神鬼可能嗎。我去溫州幫助一個企業股改,忙里偷閑去打了一次高爾夫。讓我震驚的不是球場,而是球場山中的廟。

 

我大概算了算,十八個洞邊最少有三十六個廟,個個香火旺盛,我不禁要問那么信佛為什么還會產生“溫跑跑“?如果真的燒香佛主就能保佑你,我們這些原來的窮光蛋今天誰也成不了富翁,因為前面的富翁他們天天都在不斷的燒香拜神。不管你怎樣拜神燒香,富不過三代的魔咒你改的了嗎?

 

鑒古收藏,就更不要說了。我看到許多企業家的辦公室里掛著所謂的名畫,擺著高級的紫檀木、紅木家具。第一你懂得真假嗎?第二你背著那么多的銀行貸款,付著高額利息,卻拿錢來置辦這些對你企業毫無用處的東西,這對嗎?

 

最最可怕的是五毒不沾又能準時上下班的人,在近幾期股改班上,我讓他們舉手的時候,已經不到一成。這讓我驚嘆又萬分痛心。我常問蒼天,這難道就是當年改天換地的創業者們?讓中國脫貧致富的企業家們嗎?這樣的企業不破產天理難容!

 

三、自大狂妄,苛員溺后

 

老板們在企業里總是一個人說了算,天老大,你老二根本聽不進別人的意見.自己缺位不敬業、不努力,還不愿意聽內行的意見.周圍豢養著一批溜須拍馬專門說好話的小人。講到這兒,希望每一個老板把你周圍的人排一下隊,看看你周圍有幾個人還愿意跟你拍桌子爭論?不少老板自大狂妄到了讓別人看著都可笑、可怕又可憐的地步。

 

我們都有孩子,你一定希望把企業交給孩子,讓企業成為百年老店,請問走天下富人育后一樣的路,你怎么就能改的了“富不過三代”的規律呢?穿金戴銀長大的富二代多數學習不好,大家知道孩子學習很差,多數因為在國內連三流大學都考不上,就花重金送他們去英國、美國、加拿大學習,這還成為在酒桌上和朋友炫耀的內容。

 

盡管你花了很多的錢讓后代讀書,但后代大多數都不愿意留在國外,因為一是回國要比在國外的生活好的多。另外,要在國外留下生活要靠真本事啊,他們只有回國。

 

香車、美女、志大才疏,已經成為富二代中極為普遍的現象,更可笑的是這幫手無縛雞之力的“衙內”們竟還有有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人明確表示不愿意接班,想干更大的“事業”。我的一個朋友也是中國著名的企業家。他把兒子叫回國,在自己的企業從“基層干起”。我跟他說這簡直是掩耳盜鈴、自欺欺人,你根本不可能做到。

 

我仔細了解到的情況是,他的兒子白天在車間里當“工段長”,每天一下班就有人用高級車把他的兒子帶出去吃喝玩樂。誰都知道,哄住了這個“衙內”自己就可能升官發財。

 

在你身邊有一群跟著你奮斗了十幾年甚至幾十年的弟兄,他們現在還不富裕,你真的認為他們的能力比你的子女差嗎?你真的認為你的子女可以領導他們嗎?呸!在這兒你既無朋友情義,也缺少一個基本的理性判斷,你的孩子很可能是敗家子。我長在內蒙古,在鄂爾多斯有一幫好朋友。

 

幾年前,鄂爾多斯商會的會長跟我說:“凡生啊,有幾個孩子關于資本市場的問題想向郭大大求教,你可不可以見見他們?”我說:“可以呀,你的孩子,不就是我的孩子嗎?讓他們來書院吧。”記得有天下午他們來了,幾個小伙子長得很帥,穿的也很體面,送上了他們父母帶來的禮品。

 

但我們的談話僅過了十幾分鐘后,書院的工作人員來告訴說:“郭總,外面亂套了!”我不明白怎么回事。因為我的書院在中關村最繁華的地方,是一個兩進院子的關帝廟。關帝廟前幾百平米的停車場,是我們專用的,怎么會亂呢?我出去一看驚呆了。

 

原來在慧聰書院門口停了兩輛加長的奔馳和一輛巨大的悍馬,人們像看車展似的,圍著這些奇怪的車在揣摩觀看,他們的車把天子腳下的人都震倒了。我把幾個孩子叫出來跟他們說:“把你們的車馬上開走,扔到哪兒我都不管。

 

你們到這來炫什么富呢?我的慧聰書院是讀書人待的地方,你們來是向我請教學問的。既然這么富,你們還搞什么資本市場,去花你們爹媽的錢就夠了。滾!“我把他們罵走了。但那天我的心情非常不好,晚上我跟我的老朋友邊打電話邊喝酒,他在那邊哭了,他跟我說:“凡生啊,我真的沒有辦法,我不知道該怎么教育他們”。

 

有人會問這是為什么?我認為這些孩子必須進入一個使他們良性成長的環境。書院是一幫高學歷,出生貧寒學子組成的團隊。他們有著良好的團隊意識,優秀的學識和道德,他們崇尚勤勞,尊重知識,他們是良幣驅逐劣幣,誰在這里炫富,誰不努力誰就會被趕走。

 

在這樣一個環境里,不管你家有多少錢都得從頭干起,因為郭凡生坐在這兒,你們誰家的錢都沒有我多,他們可以看到我每天在怎樣工作,在這樣的環境里他們真的可以學到一些東西。

 

如果你讓他蹲在你挖煤的企業里,跟在你制鞋的工廠中,待在你開飯館兒的老家,他們永遠見到的是那些吹捧他們的“小二”。大家都在望子成龍,龍跟龍在一起才可能成為強龍啊。龍和豬、雞圈在一個圈里,即便飛起來也難和強龍競爭,這就是環境造就人。

 

我在股改班和幾千位企業家們不斷的講,我相信五年、十年后你們中間的多數人已經不是老板了,因為你們的孩子接不了班,堅持代理制你又無法將企業交給跟你沒有血緣關系有能力的人,您的企業肯定做不下去。

 

我們這一代企業家,絕大多數人到了老年最悲哀的事情是看著自己最心愛的子女,把最心愛的企業搞沒了。我相信只要不是從共享制的角度找出路,這是中國多數老板悲慘的共同結局。

 

四、德無制,行無規、損無忌

 

腐敗懲戒底線是制度,在國企和機關你公開貪污甚至亂花錢是犯法的,我一個大學同學,曾是交通銀行一個省行的一把手,就因為他給員工每個人多蓋了一套房子就被撤職查辦。所以國企和機關的腐敗是有制度作為懲治底線的。

 

而民企老板的腐敗沒有制度作為底線來懲治,只能靠老板的道德和覺悟來“自律”國企上下班有人管,私企老板不上班哪有人敢問。國企誰敢公開娶二奶,誰敢公開坐超標的高級車,雖然有人頂風作案,但那畢竟少數而且是違法的。但在私企,只要老板敢就無人管啊!我親眼到不少老板領著二奶參加聚會,見朋友,甚至以此為榮。

 

很多中國人都講仇富是不對的,但我覺得現在的仇富反而有合理性,如果再沒有社會的仇富阻擋,天下的不少的富人就更沒有底線了,就會做出更多無恥的事情,現在的仇富似乎制約無恥老板們無恥行為的唯一底線。有不少做生意的老板是靠尋租和官商勾結而起家的,我勸告這些人:

 

第一,不是好來的錢,你留不住。

 

第二,不是好來的錢也教育不出好孩子,因為你的行為在天天教他們壞。

 

第三,因為你錢的來路不正,社會一定不會尊重你,雖然你有了點錢,你會天天感覺人生無味、危機四伏。一些老板想作善人善事來撫慰自己的心靈。

 

不少人捐了善款,其實善款在多數老板的心里就是生意。我問過不少企業家,其中一個非常有名,他的捐款也很多。我說:“你捐款的活動和廣告,如果不上你自己或者你企業的名字,你還會捐款嗎?“他們幾乎都說:“不會!”因此,他們的捐款是一種買賣,他們是借著慈善的目的做廣告,想多掙點錢,從“善”中追求更多的利潤。

 

有的人到臺灣,美國亂發錢,感覺自己很了不起。還捐給政府一大筆資產,而他企業員工的月收入才三千多塊,我有一次在會上問他,你這樣苛待自己的員工,為什么還要對天下人善?員工不是天下人嗎?因此,在多數老百姓的眼中,今天中國富人捐的錢不是善款是在用錢恕罪,你捐多少大家都不會認為你是在行善,你捐得越多,大家認為你的罪孽越深。

 

人們常說,一個富人三年足矣,而一個貴族卻需要三代。因富而貴應是所有家族傳承的目標。像福特、洛克菲洛、沃爾瑪家族等等都完成了這樣的飛躍。但今天大陸大多數企業家,按照現在的行為準則走下去,我認為此路不通。

 

五、逐名、尚虛、誤實

 

今天不少老板讀了“名校”,其實是花錢買的文憑,許多老板上學不讀書,把上學視為一種娛樂和交易的圈子。

 

十幾年前在光華管理學院EMBA的年會上,同學們編了首歌謠叫,你拍一我拍一,一直到你拍十我拍十。給我印象最深的是你拍一我一拍光華上學坐飛機,你拍七我拍七光華考試不復習。我在他們的年會上直言不諱的對他們講:“今天你們都是坐著高級專車來的,而我是打的來的,你們有誰打的來的?請舉手!“臺下沒有人舉手。

 

自古講國亂出忠臣,家貧出孝子,你們上學都可以做著飛機的坐頭等艙來,你們為什么還有什么動力來學習和讀書?你拍七我拍七,光華考試不復習。讀書不復習還考它干什么?不考試你們還讀的哪門子書呢?丟人現眼還當榮耀,有辱斯文。”我指責了他們,全場都不吱聲,他們沒有什么話可說,我記得王小丫也是那期的學員還兼著晚會的主持人。

 

更有甚者,過去幾年,北大的后MBA,經常給我打電話、發短信,讓我去讀北大的后MBA。說那里有多少部級、局級的高官,有多少國企的大領導來參加學習,跟他們在一起將會得到資源,得到人脈的發展。能得到什么資源?那是不要臉的資源,那是腐敗的資源,那是官商勾結的資源,那是讓我們企業走向滅亡的資源!

 

我們是企業家,我們要有獨立的人格。沒有了獨立的人格,我們還叫企業家嗎?在人屋檐下,哪能不低頭。是的抬不起頭時,難道咱還不直起腰嗎?不能說真話時,一定不能講假話,保持人格的方式時不說話!否則,我們只能是權貴的奴才。

 

我的這篇文章會得罪不少老板,我不是說您沒進正規大學就不能成為讀書人,我也是24歲才進的大學,但是我進去認真讀書了。近幾年那些EMBA、后EMBA去上學的人還不如不去,上學不讀書,卻要學腐敗。

 

這幾年MBA、EMBA的同學有一個很好的說法,是組織起來去游學。在一次股改班的課堂上,有一位學員說他得早走一天,因為他們總裁班的同學要去英國游學。我聽著就笑了,調侃著對他說:“你懂ABC嗎?你會說英文嗎?“他臉紅著說:“我不懂!”我說:“你連英文都不懂你去游什么學?不就是去玩兒嗎!”許多MBA的學習是,上課睡覺、晚上胡鬧、吃喝玩樂、無所不為。

 

我曾問過幾個,股改班的學員,他們都是小有成就的企業家。我調侃他們說:“如果你們EMBA的國內聚會,只有男生參加沒有女生去,人員會不會少一半?如果你們出國的游學只有男生沒有女生,你們還組織的起來嗎?你們在為自己的腐敗,和尋歡作樂戴上無恥的光環。

 

對不起,我不認這一切可以被人尊重,這種事情正在不斷的腐蝕著你們最后的勤勞和干勁,弱化著你們的企業家奮斗精神,你們離失敗已經不遠了。

 

從我看到的一切,我認真的說,今天中國大陸最腐敗的人群,不是官吏,不是國企領導人,而是我們這些私企的領導人,我們才是大陸最腐敗的人。我們和他們不一樣,我們是窮人出身,我們是一步一步靠奮斗而走出來的,我們那點錢是用血汗換來的,我們去跟他們學的起嗎?值得學嗎?

 

今天國企倒了無所謂,他們才占GDP才百分之十幾,他們容納的就越不到百分之十。而今天的中國,如果我們這些私企出了問題,中國就完了,百分之九十的人將沒有飯吃,我們將亡國滅種。而更重要的是要亡家。

在尋歡作樂、在不努力奮斗的時候,你想過你有退路嗎?你們絕大多數人的貸款是簽了無限責任的合同,還不起款是要賣房子、賣地、賣車來還的。

 

一位企業家因為還不起債,被債務人把手表都擼去了。內蒙兩個企業家因為還不起債,把油潑在身上自焚以謝天下,想想他們的后代有多可憐!國企的領導不干了,還可以到機關去當官,你們可以嗎?我們是沒有退路的,窮變富是升天堂,富變窮是下地獄,你受的了嗎?創業時我們知道我們沒有退路,所以我們成功了。

 

現在后退一步踏傷的是自己的父母、孩子和成千上萬的員工,我們真的沒有退路,我們真的不能退。我知道你們會說現在難,環境不好……但現在再難也比我們創業時候好多了吧,那時候我們被稱為社會經濟的部分?受欺(這里的字沒認出來),私營企業的所得稅是55%,而外企的所得稅是三免三減三減半,連續十幾年國營企業從來不繳稅,上市也根本沒有我們的事,那個時候的股市是為國營企業開的。

 

今天就是再難也比當年好吧!只要你還是個男人,還挺的起腰桿,還有再創一次業的志向,不管多難你都會站起來,因為我們的家不能沒有我們,中國不能沒有我們。

 

寫此文我是在美國,因為倒不過時差,我是在夜里兩點鐘喝著二鍋頭改完這篇稿子,看著華爾街耀眼的燈光,看著自由女神背后的形象,我在想著我們這些人一、二百年以后會被后人怎么看待。夜深了,我只能聽見高速公路上汽車往返的聲音,但我的心還在我的祖國,還在我那些家族企業領路人弟兄們的身上,我真的希望大家覺醒,我們共同再創一次業,讓中國在我們的引領下走向富強。

我來說兩句
已有0評論 點擊全部查看
帳號: 密碼: (新用戶注冊)
內容:
網友關注排行
科技
熱點
企業
財經
007電影中哪些科技已成真
骑士传奇返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