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搜索:
標題 內容 作者
【投稿咨詢】
【新聞傳播】
巨貪之女曲婉婷:下崗工人何不食肉糜?“云孝順”5年不敢回國
2019-02-11 15:10:15 來源:中國智企新聞網 作者: 瀏覽:12464次 評論:0

01

有一個女孩,媽媽是個不大不小的官,手里有個把權力。有一年,剛好趕上轄區國企改制,下崗遣散人員,然后經過這位領導的一系列操作,這筆錢,據說是3.5億,最后就進了她的口袋。

至于下崗工人,who care。

這個女孩就生活在這樣富裕的環境中,喜歡音樂,喜歡旅行,留學,環游世界,唱歌。

然后某一天,女孩母親東窗事發,這種事不久就被查出來了,按照國家的政策,貪污這么大的數額,是要判死刑的,而如果主動退回贓款,可以免死。

女孩的母親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表情,或許想到自己女兒優越的生活,她決定赴死。多么偉大的母愛,女孩深受感動,憤然寫歌贊美自己母親,在她最新寫給她媽媽的歌里:

她唱到I don't care what people say,她相信死亡不可怕,贓款不可退。

在加拿大的海風中,在市長男朋友身邊,女孩稱呼母親是她的英雄,鼓勵母親走向死亡,成就一名真正的英雄母親。

就在前天這女孩在微博上說:“媽媽已被羈押4年多,依然沒有判決結果,”“但還要相信法院一定會給出一個公平公正的結果。”

1月29日,這女孩稱噴她的網友是“無知的血口”。

02

如果真的擔心母親,且覺得母親的罪名是被冤枉的,那為什么從母親出事后,就再也不回國了呢?

要解答這些疑惑,就要先了解一下曲婉婷母親和她犯的貪污案。

據當年新聞報道:

公訴機關指控,2010年至2011年間,張明杰(曲婉婷母親)利用其作為哈爾濱市道里區人民政府副區長主管農村征地工作職務之便,與王紹玉及魏奇共謀,在哈爾濱市哈齊鐵路客運專線工程建設領導小組辦公室、哈爾濱市土地儲備中心、市城市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分中心征收土地過程中,虛構原種場土地使用權已轉移的事實,騙取征地款共計3.4985億元。

哈爾濱市原種繁殖場是一個國企,經營不善,但是企業有大量占地。

那時,市政府做出了規劃,打算把這塊地變成商品用地,2009年開始出售,這塊地很大,有154萬平方米,光土地使用權一項就值23億。

于是,張明杰動了歪心思,她通過暗箱操作,把賬面價值超過23億的原種繁殖場評估成了負資產,然后以6160萬的價格把資產打包賣給了注冊資本只有50萬的私企“東江科技”。

在資產轉讓完成后,曲母又想方設法把資產從“東江科技”轉移到另一家新注冊的地產公司“先發置業”,但兩家公司的老板都是同一人叫魏奇。

張明杰的親哥哥張明喆和侄子張宇就在這家公司上班,張明杰的哥哥還是這家公司的副總經理。

“先發置業”開始蓋樓,結果因為資金鏈斷鏈搞出了爛尾樓,于是曲母虛構土地權轉移,騙取征地款共計3.5億元人民幣。

是不是聽起來有點耳熟?

沒錯,《人民的名義》中的高小琴就是以張明杰為原型拍的。

但現實中的張明杰比高小琴還要心狠手辣。

你能想得到她能貪污政府撥的錢,但萬萬想不到的是她連工人的養老金都惦記著。

在她涉嫌貪污的3.5億中,有一筆高達1100多萬的,竟然是退休職工安置費。

原種場的566名職工(146名退休職工和420名在職職工)被違規解聘。

一名工齡近20年的老職工,收到的遣散費不足兩千元。

失業后,工人們沒有任何收入,也沒能拿到一分退休金。

工人們冬天住的房子甚至連暖氣都沒有,最冷平均氣溫零下24度的哈爾濱,人們只能撿碎煤渣回來自己燒來取暖。

自來水管在低溫下紛紛凍裂,家里有老人孩子的,只能借宿在親戚和朋友家里。

遭到解聘的員工中有一人因患病無醫療保險治療,最終上吊自殺。

要想知道當年的工人被害得有多慘多窮,微博網友葵美美好棒哦分享了一個她身邊的故事:

九十年代我老姨所在的國營飯店破產她下崗了,下崗后沒多久就因為她老公的家暴所以婚姻也沒有保住。在這之后的幾年里我老姨一個人帶著女兒吃了很多苦給人做過保姆、炸過麻花、賣過卷餅勉強維持著生活。后來我媽媽實在心疼自己的親妹妹,托人找關系終于在環衛處給我老姨謀了個掃大街的工作,每個月工資500元左右。

因為沒怎么上過班,我老姨幾乎不懂什么職業潛規則,隊長給分了什么工作她就傻乎乎的去做。東北的大雪深的時候都能沒過膝蓋,老姨總是被分在早班,三點多就要去掃雪,掃一點下一點,怎么掃都掃不完。后來在單位同事的點撥之下終于明白,就是她每個月賺的這500塊都要拿出200來孝敬她的小隊長,這樣小隊長才不會一直難為她給她小鞋穿。

但是當時的老姨實在是太窮了,她太需要這500塊錢了,如果給了隊長200塊她可能飯都吃不飽,更別說養活一個女兒。老姨咬了咬牙不肯送禮,她想著苦點累點就忍著吧。可是老天不會遂人愿的,她的這個小隊長越看這個不懂的人情世故的人越來氣,終于不滿足于給她小鞋穿了。在某個冬天的晚上,老姨提著打掃工具走在回家的小胡同里的時候,她的隊長這個壞女人給我老姨腦袋拍了一板磚,在我老姨跌倒的時候她又上來對著我老姨又是踢又是踹的一頓毆打。

后來我老姨報了警,警察以沒有證據為由沒有管。我全家人咽不下這口惡氣,借錢給我老姨打官司。可是法院也是調節和稀泥,那個壞女人在法院上表現的特別認錯,可是私下里拒絕任何賠償,還揚言讓我老姨小心一點,她的家人看到我老姨是一個沒有老公沒有父母的女人私下里對我老姨可以說是百般奚落。

認清了這個世界真相的老姨,沮喪的走路回家,就遇見了我之前說過的那件事。”我們鶴崗煤礦發不出工資的那個春節,一個打劫的在午夜給我深夜打工回家的老姨跪下了,他握著尖刀給我老姨磕了三個響頭,他說他多了也不搶,就要一袋面錢,回家給孩子包頓餃子。

老姨當時是萬念俱灰,不但沒有得到該有的賠償,還被打得在醫院住了半個月的院,欠下了一大筆債,舉債起訴打官司更是讓她的生活雪上加霜。她對那個打劫他的人冷笑了幾聲,一把抓住了那個人手里握著的尖刀,用力的往自己身上就要捅。那個劫匪被她的舉動嚇壞了,但是這個劫匪應該是歌身強體壯的礦工,力氣大反應也敏捷,趕緊打落了尖刀,阻止了我老姨的自殺。

后來我老姨和劫匪互相給對方下跪對著磕頭,都求對方弄死彼此。終于兩個人都跪著在雪地里嚎啕大哭起來,他們誰都沒有問誰原因,只是一直哭一直哭,直到遠處騰起的煙花聲把他們炸醒,趕緊都擦擦眼淚拍拍身上的雪準備回家給孩子做飯。

后來老姨把身上僅有的四十多塊錢遞給了那個劫匪,劫匪還給我老姨20塊,揣著剩下的20多離開了,小聲的說了句:謝謝!

吳曉波調查期間聽到兩個真實故事:

一戶家庭,夫妻下崗,有一天,兒子告訴父母,學校要召開運動會,他得穿一雙運動鞋,可是家里就連買一雙鞋的錢也湊不出。吃飯時,妻子不斷抱怨下崗的丈夫沒本事。丈夫埋頭吃飯,沉默不語,最終在長長的抱怨聲中放下碗筷,走向陽臺,一躍而下。

當時很多工人家庭全家下崗,生活無著,妻子被迫去洗浴場所做皮肉生意。傍晚時分,丈夫用破舊的自行車載著妻子至門外,妻子入內,十幾位大老爺們兒就在外面吸悶煙,午夜下班,再用車默默馱回,當地人稱這些男人叫忍者神龜。

或者,一張圖可以說明一切,城市人口自殺率,只有在1999~2003和2007~2011是上升趨勢……

知乎答主@尹微瀾 做了一個假設:

現在有兩個母親,一個是政府官員,在執政過程中通過各種違法手段嚴重損害了國家利益和公眾利益。但是她全心全意地養大了自己的女兒,并用盡自己全部能量把她送出了國。女兒有音樂夢想,母親還想辦法為她的演唱會包下部分票房,以鼓勵女兒追逐夢想。

另一個母親是某個國有企業的原職工。在一場突如其來的“改制”過程中,她被倉促地解聘了,從此失去了僅有的經濟收入。為了謀生,在零下30°的哈爾濱,她不得不去撿碎煤渣點爐子,想方設法地打零工,以養活自己的女兒,如果還有閑暇時間,這個母親還要去上訪告狀,寫舉報信給紀委。當然,她的女兒是根本沒有機會出國的,能完成學業已經是萬幸,更別提什么舉辦有開發商包場的演唱會,在無需考慮生計的情況下憑著自己的理想而成名,找到未來的政界明星當男友,也就更沒有什么對著鏡頭說“我的母親是個英雄”的機會……

在那個經歷了慘痛的國企轉制的原種場,有多少家庭有機會擁有第一種母親?又有多少家庭有可能產生出第二種母親?

03

很多人和曲婉婷一樣的疑問:下崗工人何不食肉糜?

有人認為“為什么下崗工人有手有腳為什么不換個工作”。

有人說“你可以擺個小攤啊”。一個地方如果經濟發達,各司其職,你擺個小攤,當然可以養家糊口。

@和菜頭想從他的角度來回答一下:

有部非常有名的電影,叫做《肖申克的救贖》。里面有一段非常特別的情節,講一個囚犯在監獄里關了一輩子,年紀很大了終于刑滿釋放。回到社會之后,根本無法生存,最后把自己給吊死了。影片中借摩根·弗里曼的話來說,這叫做“體制化”,一個人在監獄里呆了一輩子,他就被監獄體制化了,離開了監獄,他反而無所適從,不知所措,根本過不了外面的平民生活。

以前的廠礦,從住房到醫院,從學校到澡堂,一家工廠就是一個封閉的小社會,里面你所需要的社會生活保障一應俱全,理論上一個人可以一輩子不出廠區,在里面就是他全部的生活。一個人在這里生活了幾十年,突然工廠倒了,他的小世界崩塌了,你讓他怎么一下子就奔向社會?你讓他怎么一下子適應一切都是靠自己的生活?他連外面的世界是怎樣的,如何運轉的都一無所知,你讓他怎么換份工作再來一次?要知道,他對生活的理解就是終身雇用,廠區里一切都有。這一切突然沒有了,你讓他怎么做?

今天更換工作,自由擇業已經是社會共識。但是要知道,在20年前“跳槽”是個全社會熱詞,人們在討論換工作這件事情,跳槽是一種新生事物。與此對應的,是另外一個單詞:單位。30年前,一個城市人一定有對應歸屬的單位。如果一個人沒有單位,意味著他是社會邊緣人。獨自活在這個社會上,沒有對應的所有社會保障。有單位意味著有歸屬,有一個機構負責你的生老病死,婚喪嫁娶。在那個時代里,沒單位絕對不是一件光榮的事情。什么人才會失去單位?被開除了,被勞改了,或者徹底處于社會底層,根本沒有體制化的機會。對于一個下崗工人而言,他從有單位變到沒單位,是社會地位的急劇下降。單是適應這種人生巨大挫折就已經夠難的了,何談什么重整旗鼓?

在上世紀80年代,有一句很流行的話,叫“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當時市場經濟剛剛起步,膽子大的人如果去做一點商業,有很大機會能發家致富。比如說南下廣州去買牛仔褲、蛤蟆鏡,北上東北去買羊毛衫、木材。回到本地之后,在自由市場販賣,有一大批人在那個時候因此而致富。那么,什么叫“膽大”?膽大真正的中文意思是沒有東西可以失去。所以,最早去做這些事情的人,大多都是沒單位的人。也就是說,一個人沒有被逼到一定份上,是不會去擁抱市場經濟的我。但凡計劃經濟還能給他一點保障,他死活都不會去跑廣州,冒查封危險,建立自己的商路和銷售網。這些事情要么有家族經營經驗,要么靠膽大和頭腦,一個工人哪里有這些東西?

90年代,開一輛出租車都能賺得盤滿缽滿。北京滿街都是面的,就是私人運營的面包車。問題是,一輛拉達車在那個年代價格也高得驚人,那是個夏利都要賣十幾萬的時代。而那時候的平均工資是多少呢?家庭人均儲蓄是多少呢?當時“萬元戶”也是社會流行詞,一家人有一萬塊存款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對于一個下崗工人,哪怕是開出租車,意味著也需要把親朋好友的儲蓄全部借光,還要想辦法才能買到一輛車。誰能承受那么大壓力,那么大風險呢?小朋友們今天的最大風險,也不過是借了小額貸買了部手機,買了個包。

小朋友又要說了,未必要買車做出租汽車司機啊,不能做點別的工作嗎?簡單講兩點,1、你們覺得到處都是工作,那是現在。當市場經濟發生作用,刺激社會生產,造就大量產業,才會有大量的工作機會。而在下崗潮時代,市場經濟才剛剛起步,哪兒有那么多私營企業,有那么多工作崗位?2、包括你們自己現在的工作,大部分不過是做文員。中國大學的任務,就是培養出了一大堆文員。文員不事生產,每天大量的工作是信息處理和管理,做商業齒輪中間的潤滑劑。你讓一個做了幾十年生產的工作怎么去做文員的工作?他是會看報價單,還是能草擬合同?

所以,今天的生活不是一天建成的,也不是從來如此。現在看似天經地義,人人如此的生活,不會才建立起來了二三十年。對于幸運的那些人而言,出生就在一個變化之后的社會里,塵埃落定。但是,在這種幸運不應該成為鄙薄前人的原因,別人親歷過那種劇烈變化,承受了因此而來的心靈、肉體、經濟上的痛苦,即便不說是充滿敬意,也起碼應該抱以同情。同時,也應該捫心自問,作為一名文員,真的有多大的社會競爭力?社會又需要多少文員?

04

最神奇的是,根據以往類似案件的經驗,只要能積極退還贓款,理論上檢方是不會建議死刑的。如果曲婉婷積極配合媽媽認罪、退贓,搞不好還能給她媽減刑。

但是,很遺憾,曲媽為了把錢留下來不認罪,不退贓,一心求死。女兒曲婉婷呢?自從母親被調查就堅持駐守在溫哥華,再也未踏上過中國一步,既不回國探望母親也沒說想辦法退回贓款。而是隔三岔五通過微博發聲,仿佛是在跟公檢法喊話:我媽還沒判呢啊還沒判?

說到這里我也不禁流下了感動的熱淚,曲婉婷真是個帶孝子,早年用親媽搜刮來的民脂民膏實現音樂夢想,之后借助親媽入獄來獲得源源不斷的創作靈感,一邊在微博和Instagram上敲鑼打鼓,一邊在加拿大兩腿扎根永不回國,這真的是想救親媽的樣子嗎?

估計今年曲婉婷又得給親媽發短信拜年了,一想到這里我就笑出了聲

05

@天涯歷知幸 翻譯中國式的“何不食肉糜”?

1 天啊,幾十塊錢的唇膏也有人敢用?不怕中毒嗎?

答:某寶銷量第一的唇膏,69.9元,月銷25萬+

2 羽絨服5000塊以下的根本沒法穿,再怎么不講究,至少也要買件加拿大鵝吧?

答:某寶銷量第一的羽絨服,399.9元,月銷2.5萬+

3 為什么要坐綠皮車?環境太差了吧!春運票很難買嗎?買不到火車票,為什么不能買飛機票呢?

答:截止到現在,中國有8億人沒有坐過飛機。

4 我就想不通了,為什么要住在城中村?為什么要合租?也太不愛自己了吧?市中心交通便利的單身公寓,一個月也就七八千塊錢呀~

答:2018年大學畢業生實際平均薪資5429元

5 那種二十幾塊的外賣怎么敢吃啊?一個月一個人在吃上面花大幾千塊是最低標準吧?

答:2018年大學畢業生實際平均薪資5429元

6 現在人,誰家沒個一兩百萬存款?誰家沒幾套房?

答:2018年上半年,江蘇南京人均儲蓄存款70270元,需要說明的是,這還是江浙滬中江蘇省的省會的數據

7 我一個月稅后2萬,沒房貸沒車貸,過得也不是生活,只能算勉強活著……

答:2018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8228元

8 天啊,月薪不到5萬,也敢生孩子?怎么養啊?

答:2018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8228元

9 現在怎么可能還有人月薪低于一萬?我同學、我朋友、我親戚、我同事、我七大姑八大姨初中畢業,現在每個月都1萬+了。月薪低于一萬,只能說明他們不努力

答:2018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8228元

06

晉惠帝能問出何不食肉糜?是因為他是皇帝,他幾乎沒有了解民間疾苦的渠道。

瑪麗皇后能問出他們為什么不吃蛋糕?是因為她是皇后,她也幾乎沒有了解民間疾苦的渠道。

上面這幫子人,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每天在微博、某信、某音、某手、各大視頻平臺、各類新聞頭條頻繁信息轟炸下,能不知道上面這些信息?

裝什么不識人間煙火的小公(王)舉(紙),是不是覺得自己特別純真、特別可愛、特別懵懂、特別不經意地表現出自己高人一等?

拿著母親喪盡天良來的錢出國,追求夢想,出名,過著精致的生活,說著“母親是我的英雄”這種漂亮話。

卻不惜讓工人在哈爾濱零下二三十度的街頭凍死,然后視自己母親的生死于不顧。

人皮做鼓,人骨做琴,用自私、貪婪和虛偽滴出來的音樂,我們聽不了。

我來說兩句
已有0評論 點擊全部查看
帳號: 密碼: (新用戶注冊)
內容:
網友關注排行
科技
熱點
企業
財經
007電影中哪些科技已成真
骑士传奇返水 淘宝网店赚钱方法有哪些 广西快3遗漏值 家电售后员工赚钱吗 6个生肖复式5肖多少组 那些网站还能买彩票 辽宁快乐12开奖直播 31选7开奖号码结果 6场半全场tuijian 摩雷伦斯费伦斯现场042 四川时时彩地址 三公技巧出九点规律 个人微信公众如何赚钱 做货代这行赚钱吗 浙江6+1开奖号码 贵州快3走势图表 2014海南环岛赛